第1章 封警官

封峥敲了敲他脑袋:“你吃你的,瞅什么瞅。”

地方越小,地头蛇越猖狂。

随后一巴掌拍在了男孩的后脑勺,“又偷?!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?你小子是不是又想进去待几天?”

张芷栩松开了手,倚靠在另一边。

没一会儿,外卖要送的地方就在眼前,还没停车,就见到她要送的那店铺又遇上收保护费的。

速度之快,让她没有反应过来。一阵风一样,那个瘦弱的男孩从她面前提着塑料袋跑了出去。

今天她终于有了进展。

张芷栩一手提着那男孩的脖领子,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。

张芷栩把外卖“哐当”放到柜台上,在几人瞪视过来的眼神中,不紧不:“您点的外卖,麻烦给个好评!”

警察见状,一把搂住低头的男孩,继续:“还当着我面偷?你胆子肥了啊?怎么知道我在这不怕?!”

线店里依旧热闹。

店里的人,闻声都朝口看去,只看到外卖制服的一个背影

无奈只听到门板合上的声音。

“……第一次。”

张芷栩低着头继续往前走。

“你要气死我是不是?!啊?!”

收回目光,就听见老板娘喊:“好了外卖!”

随后拉着那男孩,一起出门上了警车。

张芷栩快要吃完的时候,门口有人推门而进,两男一女坐在了门口桌边。

“…你看我有什么用?一会肯定会回来的。”老板娘说着扬了扬台子上的手机

*

周围人已经习惯,围上小半圈看看热闹也没人上前阻拦,毕竟下一家可能就轮到自己了。

“就你这鸡毛胆子,遇到罪犯你得先趴下!来了两个多月了,今天就得好好治治你这鼠胆儿!”封峥站在车边,朝着里面扬扬眉头。

“老板娘,米线洒了,你要帮我重做一份。”说着把男孩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,“这是他刚才偷的。”

她默不作声地往上看了看,是个十几岁干巴瘦的男孩子,眼神慌张地在左右扫着。

男人说着扬起另一只手朝她扇过来——

三三两两的人,坐在十几平米的小饭馆里,桌上的热腾腾米线,氤氲着早上的凉意。

老板娘笑着应了。

车内,柯仁打了个哈欠,问:“宋姐,头儿一直这样吗?”

这时候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,没了早上的沁心凉意,西南部的春天的风带着温柔的惬意,来了半个多月,她甚至有点喜欢上这里的风了。

宋朝夕白他一眼:“就你话多?”说着爬到后座,“你来,今天你开车。”

“前两天路口出了车祸,听说要赔偿好大一笔的!”这是上周的八卦了。

“关你妈的什么事!”

“好嘞!”

张芷栩接过,冲着老板娘点头,又看了那警察和男孩一眼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停好车,她提着外卖朝那边走去,绕过看热闹的人群。

“知道啦~您多担待!”封峥笑笑,扯了一把椅子坐在男孩身边。

“不让碰吗?”男人猥琐的动作和猥琐的笑声,格外刺耳。

*

张芷栩反应过来,刚才情急之下把手机放下了,接过手机后,又问:“要不要报警?”

“听说那个入室抢劫的小偷已经被抓到了……”这个是半个月前的了。

“不给钱,你先跟哥几个走一趟?回头让你爸来接你。”为的男人猥琐一笑。

闻言,端着碗扒拉着筷子几口热汤下肚,完事蹭地站起身。

她不管不顾地朝前走去,大爷还想劝一劝,也止住了。

走到跟前,她才看清,是三四个粗犷的男人围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。

“刚来半个多月吧?说是来这边打工。”老板娘随口回。

“进去!赶紧滚进去!”封峥说完钻进副驾驶,用地拍上门。

里面吆喝了一声,她便安静地等着,目光在室内视了一圈,最后定在了墙角一个灰头土脸的瘦弱身影上。

这是她第五次见到这个姓封的警察。

“哎!我再给你做一份!”老板娘伸出手来想叫住张芷栩。

胡记的米线照例是这条街最早开门的,张芷栩停好电瓶车,安上锁,推门而入。

她扫了一眼,小姑娘被吓得胆战心惊,眼神朝她求助,她没说话转身就走。

南县地届不大,她半个月已经绕熟悉了。

“乌鸡米线,不要香菜。”她拿手机扫了二维码,付款。

两秒钟,张芷栩冲出门去。

后座的宋朝夕开口问道:“去哪儿?”

她出了门,站在门外的电瓶车旁边,向里看了一眼,封警官又拍了男孩一巴掌。

“老板娘给你钱。”说着用手机扫了二维码,“一桌的都算我的。”

老板娘要说话,她打断:“不用谢我,尽快把米线做好。”

“头儿!”门边那桌上一男的叫了一声。

“什么?!”警察声音巨大,引来一众人的眼光。

警车停在小巷子口,路窄车进不去。

此刻那人正顺了两个烧饼进了口袋里。

口袋里的手机有订单提醒,张芷栩扫了一眼接了单,巧的是胡记米线的外卖。她放下筷子,擦了擦嘴角,两步站在前台口冲老板娘喊:“外卖单102号!”

柯仁表情委屈,一副奔赴断头台的神情,又坐进驾驶位。

为首的男人吆喝了一句:“还是老三样啊!”

男人刚要开口,就被她这句话给打断,怒气上升。

收了手机,然后挑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坐下,米线上来的速度一如往常。她也如常一样吸溜着米线,听闻着这个小县城的“八卦”故事。

封峥用力吸了一口,随即把烟头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,起身走到柜台前。

吞吐一口烟:“哦……新来的啊,难怪没见过呢。”

封峥说的找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芷栩。

“这个月的第一次。”

“头儿!饶了我吧!这会出人命的~”柯仁只差双手合十了。

柯仁看着前面的铁门外,封峥拍着那男孩肩膀,把手里的米线递给他,不知说了什么,封峥瞪了男孩一眼,又从口袋的破钱包里掏出所有现金,塞到男孩手里。

小姑娘红着脸:“我爸一会儿就回来……”

“我是头儿还是她是?”封峥嗤笑,打机点着烟头,抬头吹出一口烟,“进去!”

“是啊!长得那么好看一小姑娘!”

张芷栩刚要上前接过塑料袋子,却突然被一只手横着抢了过去。

她神情松弛,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水果,是那种用彩色荧光纸闪闪发光的包装。她慢条斯理地把糖送进嘴里,满意地抿起嘴,骑着车离开了。

“……奶奶还等我……”说话声越来越小。

首开新文,希望有人喜欢!

“马上就好,马上就好!”老板娘回道,“你的手机。”

“头儿做好事,能不能不那么凶,看着怪吓人的。”柯仁看着男孩表情小声嘟囔。

老板娘却递过来一个手机:“刚才那外卖员落下的,封警官受累给送过去?”

那边见人离开,继续:“你爸欠我们刀哥多少钱你知道吗?”

“宋姐……你快说句好话啊!”

有人嘀咕:“那是不是阿晨啊……”

男孩颤颤巍巍地收下。

男人话音刚落,抬起来的手却被人半空架住,他怒目圆瞪地看过来——

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望了过来。

正说着,车门被打开:“你不敢?不敢你当什么警察啊?”说着提溜着他甩到驾驶位。

“您辛苦再来两碗,一份打包一份在这儿吃。”封峥扭身对着台子内的老板娘说道。

“你们、别碰我!”小姑娘的哭腔传来。

男孩抬头看他一眼,被瞪了回来,急忙低头狼吞虎咽。

不过,她在考虑要不要换一份工作,她不愁吃不愁穿,愁的只有一件事,南县这块儿地有没有她想找的人?

老板娘这时拎着又一袋子出来了,递给张芷栩:“好了~你快去送吧!”

“老刀的人吗?”张芷栩轻飘问了一句。

“对,不用,交给封警官就行。”老板娘笑笑,就走进后厨了。

“着什么急?”封峥仰头不耐烦地看他。

“找个人!”封峥边系安全带,边扬声。

“说话啊你!”说着扬了扬嗓子,又拍了一巴掌。

作者有话说:

柯仁哆嗦着请求:“头儿!能不能不开啊……”

“哎哎哎!干什么的?”边上的小弟拨了她一下。

男孩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“碰你怎么了!啊?我就碰了!”

有人提醒她:“哎姑娘!你先别去呢,等他们走开再说!”

老板娘低言:“我这是给你面子。”

张芷栩退了一步:“送外卖的。”

挨门边的一桌三人,朝着门口多看了两眼,为首的男人扬了扬眉头,又看了老板娘一眼。

“你不让我碰我偏碰!”

封峥从口袋掏出烟来,点上一根:“老板娘,那女外卖员怎么回事?”

封峥这才停了手,拉着男孩按在自己刚才坐过的位置:“先把这碗吃了。”

果然,两分钟后,门再次被推开。

被称宋姐的女警,手里吧嗒吧嗒地按着打火机开关,抬头往前看了一眼,“嗯,差不多。”

“啊?”柯仁如临大敌,“我…我不行啊…人太多了我不敢啊…”

男孩塞下最后一口米线,抬头看着门外空无一人。

张芷栩歪头朝那大爷感谢一笑,她性子冷,自知不是什么热心肠,自然没有闲心替别人解决麻烦。

小县城就是这样,发生的故事不多,却总会被人反复提起。

小姑娘微缩着身子躲避男人的大手。

张芷栩看过去,只见一身形挺拔高壮的寸头男人,痞里痞气地走了过来。

“不用!”

男孩停了筷子,看着他,他点头指了指碗筷,示意他继续:“吃完再说。”

“识相点,赶紧的跟我们走!”

无比张狂的声音传进耳朵,张芷栩顿住脚步,白皙鹅蛋脸上眉头微扬,缓慢地转回身。

张芷栩闻言神色凝了一下,又抬眼打量着这个封警官,小麦肤色,浓眉似剑,眼窝深邃,唇边勾着似有似无的笑,整个人的气质警察不像,倒是像混社会的模样。

“这么正义又漂亮的姑娘倒是少见。”封警官站在她身边,笑了笑。

封峥讶异,点头接过。

没等老板娘说话,门口桌一男人洪亮的声音传来。

此时的张芷栩接了一个外卖单,刚取上货,骑着小电瓶穿梭在街头小巷。

光天化日之下,竟有如此抢东西的小偷?抢别人也就算了,竟然来抢她的?!

人群外的封峥,利落地把鸣笛的爆闪灯放在车顶。

她长得柔柔弱弱,一推就往后的模样,让小弟稍微收敛:“走走走!赶紧的!”

台子后面的老板娘忙中吆喝一句:“吃什么呀?”

加载中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