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新的目标

刘召霆哑口无言。

她倏地展眉笑了,笑着笑着却又低下头,泛红的眼圈不想让人看到。

码头的另一艘船上,柯仁整个后背被爆炸冲击波及,而他身下护着刚刚就出来的小女孩!

许嘉文笑着摇头:“错了,我给过你选择的机会,是你放手了。”

同时,南县缉警察陈路自,与老刀贩毒案件一起进入起诉流程。

燥热的天气,有鸣从船舱外传来。

封峥想捂住她的眼,可她却直接整个人软倒在他怀里……

刘召霆和柯仁率先朝着这边跑了过来,两人捞起封峥和张芷栩,解开两人束缚。

“你放了他们,我当你你逃出去的人质。”七姐冷言说道。

封峥:“船上还有个小女孩。”

“周冲。”封峥并不打算隐瞒。

“我你。”她笑了笑,大眼明亮起来。

“等你生完,我们回趟南县吧?”封峥貌似不在意她的反应,“阿晨老师给我电话说他想报警察院校,来问我意见。”

张芷栩低首盯着肚子上的大掌,轻轻覆了上去:“看风景。”

“顺便去看看柯仁。”

封峥没说话,低头温柔地吻上她的唇。

手机震动声响起。

他说完走过去,把她拥进怀里:“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封峥听在耳朵里却觉得心凉,她在这时如此正常的反应,便是不正常。

警方抓捕七姐案告一段落,但是打击重大拐卖和贩毒团伙案却并未结束。

但是根据内卷毛的口供,警方不费气抓捕了大量相关犯罪嫌疑人

而此刻,快艇上的许嘉文发下刚刚朝着船身油箱开的手,盯着那片燃烧的光,难以自抑地闭上了眼睛

“好,我安排。”刘召霆毫不犹豫应声。

“我和封峥当你们的人质,你们两个走吧。”张芷栩倏地开口提议。

“许嘉文,为什么牵扯别的人进来。”七姐的声音低压的更甚,目光也带着幽怨。

船舱口,封峥双手被束头顶盯着七姐的手枪,另一边张芷栩被许嘉文的枪抵住额角,四个人两个一组往外走。

在与国际刑警的配合下,警方抓到了许嘉文。

“我是说……”

许嘉文的语调仍是温柔的,贴近七姐的身躯,他伸出大掌去抚摸她的脖颈,甚至带着几分疼惜:“我们一起做大我们的事业,不是很好吗?你为什么会突然如此?张芷栩和你说了什么?嗯?你说话呀!说啊!”

码头上的刘召霆又抽尽了一根

话落,他掏出手机拨出电话。

快艇停下,船上一个壮汉喊道:“文哥!七姐!我来晚了!”

这个封峥就是死不悔改,不听劝阻,昨天收到他的电话,他说许嘉文与七姐有联系,甚至说卷毛是七姐的卧底,今天行动需要调整的时候,他就又不好的预告。

*

柯仁闻言直接钻进船内,却进去看到不知何时坐在椅子上的七姐,柯仁心里一惊,看着七姐阴沉的眼神,迅速抱起船边的小女孩。

封峥接到周冲的电话时候,张芷栩挺着肚子正在做孕妇饭后运动。

只是没想到这个预感竟是他把自己给搭进去!

张芷栩神色冷静,盯着许嘉文:“许老板,你想怎么样?”

半晌后张芷栩再次抬头:“我们会幸福吗?”

所有人一时惊慌,警方们握紧手中的手枪,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。

柯仁趴在床上,在颠簸中不甚清明去,却看着封峥笑了:“疯头儿,我这次……是不是还挺大胆子的?”

*

“你觉得她会幸福吗?”七姐犹豫着问出口。

手术室门被关闭上了。

“但你别怪她,她不过是改头换面过了另一种人生。”许嘉文说着又感慨,“可惜,你没有看过她前几年的样子。”

“我对你不好吗?所有的事情都放手让你去做,你说要见你姐姐我也应了你,大费周章陪你演了一出大戏!可你呢?要和我做里了结?”

“好啊……”柯仁咧开嘴角,“七姐问……她会幸福吗?”

又一声枪响!

“唔唔唔——”封峥的声音传来。

“怎么?你们不开心?”许嘉文问道,“找了三年了,终于见到不是应该喜极而泣吗?栩姑娘,你应该感谢我,要不然你会以为你妹妹真的死了。”

“许嘉文,够了!”七姐扬声制止。

张芷栩闷头点了点头。

船外的刘召霆已经喊话了两次,而许嘉文带着那个被他捉住的小女孩出去了两次,船舱里有三个人质,警方无可奈何。

毕竟人生的下半程,他是支撑两人的全部动力和新的目标。

再一声枪响!

封峥:“你想去哪?不如去国外吧?”

快艇上的两人也掏出来枪对着对面的警察,在一片混乱的枪响声中,许嘉文不管不顾地跳上来快艇!狼狈地卧倒!

思考着下一步如何行动的刘召霆,被柯仁的声音拉回思绪——

*

“她……是不是还在里面?”

柯仁回头看了眼:“不管你是谁,事情已经结束了,被挣扎了。”

“去哪儿?”张芷栩轻声问。

这天是一个晴朗的夏日。

张芷栩见状,二话不说往船上走去。

许嘉文笑:“简单,飞机或船,我们安全了人质自然放了,若是不行大不了四个一起死。”

一时间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拉过去。

张芷栩没做他言径直往里走去。

许嘉文见到外面的情形笑了笑:“想要张芷栩活命,你们两个最后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“谁的电话?”张芷栩第一时间感应到。

他的全部神思都在牵挂着一定会奋不顾身而来的张芷栩。

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近她:“你忘了吗?你救我的那天,就是你伤了喉咙的时候,我问过你,要不要回家?你没有说话,之后你做的越来越好了。”

七姐梗着脖子吞咽着:“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,都是你!若是没有你,我为什么会被拐!”

周围警察吓得吞了下口水,柯仁又紧张又害怕:“栩姐……”

“你别说话了!我不想听!”

快艇在枪击中快速掉转方向!七姐的枪却没有再次打响。

依旧没有人说话,只是两人眼神些许复杂,陌生又熟悉的相望不相识。

身后的封峥收拾好东西,安静地朝她走来,从后拥住她。

“够了?你把我逼到这个境地,却说够了?”许嘉文情绪终于被激起。

等进了船舱就看到许嘉文朝着她笑:“欢迎!”

“我相信他在放狗屁!”刘召霆扔了手里的烟头,拿起对讲机,“直升机怎么样了?”

封峥眼中的只剩沉静,但是坚决:“我已经和老刘说了,把你送回,我就去队里交辞职信。”

七姐往后仰着,她的挣扎渐渐失去了力度,封峥见状立即用尽身体的力量去吸引许嘉文的注意!

七姐沉着怨气的眼眸和张芷栩冷静自持的眼神撞到了一起,在燥热的船舱内好似燃起噼里啪啦的火花。

封峥盯着柯仁难以入目的后背,情绪难以控制:“你给我坚持住!”

***

船身一震,柯仁心头一凛,下意识抱着女孩往前冲!

蹲在船仓边上的许嘉文,正在用手帕给那个小女孩擦她汗湿的脖子,听到七姐话,动作更加轻了。

他挂了电话,目光柔和看向她。

许嘉文:“我不喜欢这句台词,一点都没有犹豫和挣扎。”

张芷栩才上码头,却瞬间回头,看着火红色的蘑菇云升腾起来,她霎时瞪大眼——

下一瞬,巨大的爆炸声传来!船身在一片火海中!

犯罪嫌疑人七姐在爆炸中死亡,幕后主使嫌疑犯许嘉文落逃海外,警方联合国际刑警对许嘉文进行全面抓捕。

突如其来的快艇打乱了警方的一切计划,封峥和张芷栩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的心中忧虑,然而谁都没想到——

封峥一怔,迅速把她捞进怀里!

许嘉文闻言一怔,随即失笑道:“不愧是栩姑娘,阿七你学学吧!”

封峥冷言:“既然说好了,我们都说话算话。”

*

许嘉文却笑了:“阿七,你傻了吗?你也是犯罪份子,我们两个走的话,只会被乱枪打死。”

“不可以。”刘召霆毫不犹豫拒绝她。

“你进去就是四个人质!”刘召霆怒吼!

她关掉手机屏幕,侧头看向抽了半地烟头的刘召霆。

“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。”

现场的人皆是一惊!

许嘉文回头看到后,却满意地笑了:“阿七,你想的真周全。”

说着,封峥偏头看向张芷栩,两人眼神皆是坚定。

“看什么呢?”

封峥盯着地板上从额间滴下的一滩汗水,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他在痛恨自己中煎熬着,许嘉文和张芷栩说得最后一句话,他已经能预想到后果。

张芷栩抖动着肩膀想要挣开他的怀抱,双目通红的盯着前方,映出满满的火光!

在医院调养半个月的张芷栩,今天终于要出院了。

医院走廊中,医护人员推着急救床往前奔去。

虽然封峥告别了警察生涯,但是阿晨想做传承,封峥想要尊重他的想法。

张芷栩看着手机页面跳到微信聊天框里,最后一个是封峥发过来的表情,一个欠欠地求亲吻表情。

“疯头!”柯仁一声喊叫。

病房靠窗口,张芷栩穿着病号服站在床边,看着窗外郁郁葱葱一片生机盎然,耳边是夏日蝉鸣的声音。

也没等到他活着出来。

“简单,你先进来,有些话我们需要当面说清楚。”许嘉文说完后,看着张芷栩笑,“不急,你可以考虑五分钟,五分钟后……”

七姐看着他得意的笑容,开口:“许嘉文,你害了我,害了我父母,还要害死她吗?”

视频直接被他挂断。

“站住!”七姐一声制止住他的身形。

而柯仁低下头低声问了一句没有人听到的话:“我是不是会成为英雄?”

“医院的风景就别看了,让孩子看看其他地方的吧?”

等全都擦干,他才站起身,条斯理地开口:“阿七,是你说的我们做个了结,何况,封警官是你利用阿晨叫来的。”

“栩姑娘,我等了许久了。”

话落,张芷栩与七姐的视线相对,但是却没有人说话。

他已经在这里困了两个小时了,无人机的探查被一枪打掉,里面的人甚至扬言再看到无人机下一枪就是人质。

“我相信他会放了其余三个。”

南县警察柯仁以身殉职,被授位一等功,追加打拐英雄称号。

半年后。

“我来了,你至少把她放走。”张芷栩歪头示意一旁的小女孩。

“嗡——嗡——嗡”

她难听的声音嘶吼着,红了双眼,充满怨恨的一双眼。

张芷栩顿住脚步,凝眉看他:“好消息?”

“好。”张芷栩转过身看向封峥,“你考虑好了吗?”

“抓到了。”封峥用力点头。

对面的警方不知是谁,在枪响后也拨动了手枪!

封峥被拦在原地,悲哀的眼神看着柯仁。

“封警官别激动。”许嘉文朝着封峥看过去,“或许跟我走的是你,你这像要吃了我的眼神,我很喜欢。”

许嘉文笑笑:“不急,先让你们姐妹相认。”

燥热和紧张让局面更加紧绷,而一艘快艇正朝着这边驶来!

封峥舔了舔唇,疯狂点头:“你从手术室出来,我就戒烟!”

七姐见状,把枪口再次对准了他,许嘉文却一动不动盯着七姐的枪口,或许是眼睛。

枪林弹雨。

张芷栩和封峥皆反应过来,两人快速矮下身,封峥吼道:“趴下!”

手术室在前方,医护人员拦住封峥,以及后面跟着跑来的警察。

他越发用力,手指钳制住她纤细的脖子,直至她面红耳赤地在挣扎着,他仍不放手。

未来会更好的。

张芷栩眉头微敛:“刘队,想想新闻标题,三个人质与一个人质哪个会好一点?”

把烟头扔到地上,他狠狠踩灭。

话落,两人静默。

“张芷栩。”许嘉文接道,“她怎么能是别人呢?她是一切的根源,没有她我们不会认识,没有她你不会提议来南县,没有她你也不会背叛我。”

船上的四人皆把目光投向了七姐,许嘉文带着难以置信地看向她!随即有低头看向手臂渗出的血渍!

张芷栩忽略封峥焦灼的视线,调回许嘉文身上。

许嘉文说完接通视频——

柯仁却没有回答径直抱着女孩迈开步子。

柯仁进去了,封峥在外面等了许久,久到他双腿蹲麻。

许嘉文瞬间松开手,耳边充斥着七姐的咳嗽声与喘息声。

“会的。”封峥哑言,“为了孩子也会的。”

张芷栩回头瞪向刘召霆:“等你的人手击毙他,其他人的尸体或许都漂在江上了。”

一声枪响打破了眼前的形势!

“刘队!不需要麻烦你了!”许嘉文喊了一嗓子,拉着张芷栩就要跳上快艇!

原地的警察们见状面面相觑。

“砰——”

那边的刘召霆神情一惊,举起双手就朝码头边沿走来:“你们要怎么样?”

“把人给我拦下!”刘召霆抬手指着张芷栩。

许嘉文敛了神色,警方这么痛快的答应,必有猫腻,他思索了一会儿准备再次开口,却听到身后的江上传来响动。

柯仁勉强哼了一声:“不想听……也、得听……你能不能以后少抽点烟……实在是太熏人了……”

“我在码头上,你把里面的三个人都放了,我跟你走。”张芷栩的声音异常平静。

这个冬天都会变得温暖的。

她快速扫了一眼船内情形,封峥和七姐分别被绑在里面的船角,小女孩在门口附近,三人呈三角模式。

刘召霆带着警察们纷纷赶来,团团围住了柯仁。

故事到此结束,谢谢大家

“她来了。”许嘉文拿起手机笑道。

加载中…